歡迎對襲產研究與發展有興趣的朋友分享資訊。

轉載或資訊分享,請註明原出處。

 

新竹市舊城區文化資產價值調查

[Google 問卷填寫]

【說明】本問卷訪談是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新竹新故鄉」計劃的一部份,目的在了解新竹縣市地區的居民,對於新竹市舊城區內文化資產的價值認定與意義詮釋。期許這份調查成果,有助於尋找舊城歷史價值認同的關鍵詞,作為市府單位、專業者、一般市民未來文化資產保存的基礎,降低歷史認同的衝突,並將之運用在未來地方創生的策略上,讓舊城區成為居民每日生活的一部份。

本問卷調查所指新竹市舊城區係以1733年所建竹塹城、1826年興建的石城,所圍廣義的雙城邊界為基準。

【問卷對象】目前定居在新竹地區的本地人,以及因為工作、婚姻、就學、...等因素,移居新竹縣市的外地人/新住民。

【問卷執行時間】2018年3月16日至2018年4月30日

【來去看看~】甘布爾宅的工藝美術 - The Gamble House

文字: Pearl Wang

20世紀初美術工藝運動開始在美國流行,其中以傢俱設計師古斯塔夫·斯蒂克利(Gustav Stickley)創辦的《工匠雜誌》最具影響力,引發美國在地的工藝美術運動(American Arts and Crafts Movement),影響建築、室內設計與裝飾性藝術的發展,尤其是對戰後快速成長的常民住宅設計,影響最大。受到英國的影響,美國的工藝美術運動以展現原創性與極簡線條為中心,強調在地材料與元素的運用,以及建築與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

南加州的建築師格林兄弟(Greene and Greene) 是美國工藝美術運動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格林兄弟的住宅設計概念並不承襲某個建築設計學派,而是單純以適合業主需求的為起點,詮釋建築所在環境的特色。格林的作品多以線條與形式簡潔的平房住宅 (bungalow)為基礎,去除不需要的細部,專注在必要的工程細節,如原木接榫、鉚釘零件等的匠心設計。由於他們的作品多數位在氣候溫暖的南加州,作品或多或少反應了南加州的環境因子,如陽光、通風,以及西班牙殖民圖騰。這樣的設計概念成為特殊的加洲平房式樣,最後發展為後期盛名的終極平房(ultimate bungalow),對南加州的平房設計影響極大。

全文刊載於 dylan.com.tw 閱讀全文

【來去看看~】溫頓客人宅的保存 - Winton Guest house

文字: Pearl Wang

1982年,蓋瑞受到木材大亨溫頓夫婦(Mike and Penny Winton)的邀請,在明尼蘇達州明尼托卡湖(Lake Minnetonka)邊的主建築旁,設計一棟提供客人使用的獨棟住宅,主要使用者是溫頓夫妻的兒女與孫子們。主建築建於1952年,是由當時的知名現代主義建築大師菲利普•強森(Philip Johnson)所設計,建築量體呈水平發展、線條簡約,與周邊自然環境的關係和諧。對蓋瑞而言,這棟客人專用的獨立住宅建築計畫,最大挑戰是如何與同在一個基地上的主建築配合。除此外,新建築是主建築的附屬建物,在意義與設計概念上,不能取代或超越主建築。

多次草圖後,蓋瑞決定以「如藝術品般的雕塑」為主題。這個想法是受到義大利藝術家莫蘭迪(Giorgio Morandi)的影響,蓋瑞利用類似靜物的概念,以六個獨立的塊體、材料,規劃個別空間,就像數個各具風格的雕塑品放置在基地上。整個組合佔地2,300平方英呎,包括一個35英呎高金字塔形加天窗的客廳、一個猷如積木塊體的主臥室、一個不規則弧形體的臥室、一個立方形火爐起居室,加上一個長條形的廚房與車庫。材料則包括磚塊、芬蘭夾板、黑色鐵板、當地石灰岩大理石,以及鍍鋅鋼板。套句蓋瑞的說法:「室內空間簡單明瞭,卻有家的溫暖與自在。」

圖片: CAS Art History

全文刊載於 dylan.com.tw 閱讀全文

【流浪到~】世界最美麗的房子 -卡布利島的馬拉帕爾泰邸

文字: Pearl Wang

順著倒金字塔形階梯往上走,來到偌大的屋頂平台,男主角望向粼粼金光、一片湛藍的地中海。。女主角在平台上,躊躇著、思考著,篤定地轉身大步離去。。如狹灣突出海平面,側崖長長的磚紅階梯,將處於僵局的男女主角帶往深藍的海。。這是1963年法國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所執導的電影《輕蔑》(Le Mépris)中的畫面。馬拉帕爾泰邸(Casa Maleparte),從浩瀚的地中海突起,簡潔的建築線條與不規則的巨大岩塊呈強烈對比;米歇爾•皮寇利(Michel Piccoli)與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遊走建築各個角落。電影中的人物與建築,呈現出戰後現代電影藝術中的性感與感性。

Photo: © SIME/ESTOCK PHOTO

全文刊載於 dylan.com.tw 閱讀全文

[生活實記] 星巴克 1996

作者: 王淑宜

(本文書寫於1996年,加州Pasadena市的某個星巴克)

它就在街頭轉角處,綠白配的招牌特別醒目,大片落地玻璃把店裡的一個動靜都呈現在過往行人的眼裡,坐在玻璃窗旁的顧客也不在乎被觀察,或許真正被觀察的是這些過往人車呢。兩道人牆從櫃檯快睹到門口,賣咖啡的工讀生一杯又一杯的添滿,連抬頭的時間都沒有,隊伍上的人面無表情,在咖啡尚未進肚前是醒不來的。

它的面積極小,吧臺佔據一半空間,牆邊及入門口擺著等待買主的咖啡相關道具或各種咖啡豆,加上預留的狹窄走道後,只夠擺五張小圓桌,幸好南加州的陽光迷人,縱使在十二月天,戶外些許的桌椅總還算令人滿意。

無論任何時間,五個小圓桌總是被佔滿,偶而看到早餐會報,三五個西裝筆挺的中年人,好像在商議事情,曾幾何時,咖啡店已經取代飯店的杯盤狼籍;幾個年青小朋友翹著腳圍坐聊天,雖然不似PUB的炫目,但也夠酷了。兩個金髮女生聊得入神,未發覺身後男子隨時想介入的心情,時代改變,連找男女朋友的地方都變了,是不是?

starbucks 1

閱讀全文...

甚麼是「歷史性」、誰說了算? 保留老房子的九個理由

January 16, 2013 作者: Jack Neely

“那不具歷史性!"

多數人覺得一棟具有歷史性的老建築應該是某個名人住過,或是某個歷史戰役地點,否則就只是一棟不起眼的老房子。但多數人忽略的是,每棟老建築的背後都有一個或數個故事,對某個人、某個團體、某個社區具有特殊意義。對一棟老建築帶著思古幽情的情緒是不夠的,避免一棟具有隱藏歷史的老建築消失,才是積極的做法。

保存老建築的九個理由:

1. 老建築通常具有更本質性價值,如過去的建築工法與材料。
2. 當一棟老建築消失時,才知道某個重要歷史證據不見了。
3. 新的生意需要老建築的支撐。
4. 老建築比新建築更具彈性使用。
5. 老建築比較具有吸引力。
6. 老建築記載著城市的特質與複雜性。
7. 開發商是不可信賴的。。
8. 未來對歷史的評量是不可預測的。
9. 惋惜是無濟於事的。

原文出處

[活動] 臺北市鐵道沿線都市再生學程

面對全球化的都市治理,因現代化而快速改變的臺北唯有了解並保存都市的成長歷程,找尋歷史脈絡作為立足點,方能繼而談論都市再生與區域發展。臺北市鐵道沿線的大面積工業遺址與地景資源為臺北城市發展的重要脈絡,故期望透過城市地景保存的嶄新思維,提供保存與再生的雙贏策略,讓沿線歷史資源活化與再生,並重啟「水城臺北」昔日綠色生活.,縫補因為時代變遷而斷裂的都市計憶,重新辨視臺北的特性與魅力並且向國際發聲,為當代都市生活與永續發展做出創造性的貢獻。

相關訊息,請閱讀--臺北市鐵道沿線都市再生學程系列9/22-9/23議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