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對襲產研究與發展有興趣的朋友分享資訊。

轉載或資訊分享,請註明原出處。

 

[出去走走] 祕魯1995 從印加古道到馬丘比丘

作者: 王淑宜

      在印加帝國時期,秘魯城市與城市之間全靠步道相連繫,主要有兩條南北向道路貫穿整個秘魯,一條沿著海岸線,穿越河流谷地、沙漠平原,地勢較平緩,沿途黃沙滾滾,只能藉由樹叢或桅竿圍劃道路界線,避免迷失方向;另一條則沿著安地斯山脈建造,山勢陡峭、山谷濬深,為了克服這些急陡的斜坡,印加人利用當地石塊相互拼卡成階梯,遇見深不見底的山谷、河谷,則用繩索或藤蔓造橋。在平原或坡度較緩的高地,路寬可達6米,但通往山脈的步道,險峻地段的路寬則僅容擦身。

      經過數個世紀,這些印加古道大多年久失修,毀損嚴重,馬匹或騾子經常卡在路上,造成旅者或市民的困擾。在西班牙殖民時期之前尚被使用,後來則淹沒在荒煙漫草之中,殘破不堪,直到1915年才再度被發掘,引起考古人類學者、印加文化愛好者的關注及登山探險者的好奇,其間好事者不斷進入印加古道,雖然有數十條印加古道陸續被發現,但大多僅存部份珠絲馬跡,其中沿著Urubamba河谷、通往叢林的古道,因位於安地斯山脈中,破壞較少,沿途印加遺址得以保存非常完整。

Inca Trail 1 350

      秘魯政府基於保護立場,曾一度禁止所有相關的考古調查與人類科學研究。1968年秘魯成立馬丘比丘國家公園,並將此段通往馬丘比丘的印加古道(從車站名為88公里算起至馬丘比丘為止)及其沿途印加遺蹟,列入國家公園管理範圍,屆時才開放予一般登山者,此段古道即為今日聞名世界的“印加古道”(Inca Trail)。

      每年來自各國的數千名登山建行旅者進入印加古道,是有其原因的。在全世界的登山步道中,與印加古道路程相似者,絕少能提供如此豐富多變的地景、如此令人驚訝的視野享受、混合的叢林生態及山勢變化;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個印加古道將引導所有旅者到一個又一個神秘的人類生活遺址。

      從印加古道到馬丘比丘要翻越三個隘口,其中以第一個最為艱辛,爬昇高度由兩千多公尺遽增至四千兩百多公尺,在經過第一個隘口嚴格考驗後,接下來就輕而易舉。第一天總是比較輕鬆自在,彎蜒的步道順著枯乾的小灌木時上時下,地勢起伏不大,魚貫的往前趕路成了今天的重要任務,周邊視野沒有美麗可言,偶而回頭,只見遠處白藹的安第斯山永遠在微笑,明明已經走了好些時光的路,卻仍脫離不了它的眷顧。

      接近黃昏,挑夫們已經在紮營地點(海拔3,680公尺) 等待,色彩鮮豔的二人帳在一片枯黃的山谷,特別醒目。印加古道的第一個夜晚就在印加古堡廢墟旁,荒煙蔓草間渡過,一列列重重相疊的大石塊,千百年來的風吹雨淋,石塊上頭霉灰淡綠的苔蘚類生物,與枯黃的小株草和成一種古老、堅毅的顏色。等待晚餐空檔,大夥橫豎躺在帳蓬外觀看南半球的星空,領隊先生耐心跟大夥解釋這些星星的名字,著實是我所不熟悉的的英文單字罷了。端望著星斗,偶而流星經過,在驚呼的同時總來不及許下心願。

      第二天沿著河流而上,印加古道不再像昨日一樣平緩,峰迴路轉,時時急速陡昇,難以預料,短短一天的光陰,我們從稀疏的乾燥灌木群區進入森林。陰濕的植物披掛枝幹上,四處張牙伸展,沒有一定方向可尋,有些根枝竄出土壤,是在呼吸,還是在觀望每次經過的陌生旅者?山路愈是艱辛,休息停歇的次數愈來愈多,隊伍也愈拉愈長,領隊先生一路掏出登山寶典,要大夥多喝水,保持平順的步伐,千萬不要輕易坐下休息、...,這些聽起來稀鬆平常的道理,對城市來的肉雞是沒有太大作用的。

Inca Trail 3 350

      印加古道上,除了保存完整的印加古廢墟外,每隔小段距離就會看到L形或ㄇ字形的茅草屋,屋旁豢養著山豬、駱馬,有些人家兼賣起可口可樂、啤酒、水、...等,生意非常清淡,畢竟行走印加古道的旅者數目是比不上容易到達的巴黎鐵塔或華盛頓紀念碑。在遠古印加時期,城市與城市之間的書信聯繫全靠人力傳遞,茅草房舍就是供「信差」歇腳或換手的據點,如今這些屹立數百年的茅舍變成堅持生活在安地斯山上各族人安生立命的地方,亦提供旅者不同於城市建築的景觀。

       順著印加人堆砌的石塊古道,山路越來愈陡峭,海拔愈來愈高,呼吸也愈來愈困難,幾乎是寸步難行。夥伴們開始拿出收藏已久的法寶--古柯鹼葉,一葉一葉塞入口中,再刮下一些石塊粉末,混合葉中齟嚼,三五分鐘後建步如飛,忍不住驅前嚐試,果真藥效奇佳。

      在翻越第一個隘口前,天空突然下起冰刨雨,一顆顆冰刨猷如尖銳的縫衣針,迎面而來,無處可躲;聽說這種急時雨是每天的例行公式,挑夫們習以為常地取出塑膠布披覆背負在身上的行理。冰刨雨之後,隨之而來的時強時弱的天雨,眼見輕微防雨的外套漸漸濕透,微彎的雙手逐漸僵硬,從頭至腳沒一處是乾的,古道進退兩難,只得咬緊牙根,拼命往前走,希望趕緊到達下一個露營地。

 

穿過隘口,下山路段左拐右彎,加上下過雨後石路變滑,才知道登山鞋的好處。就在山谷凹陷處,幾朵顏色鮮豔的帳蓬隱約出現,天阿!如此難行的路段,挑夫仍舊比旅者早早到營地。

      換下溼透的衣裳,大夥擠在帳蓬內互相譏笑對方落湯雞的糗模樣。領隊先生遞了一杯加了伏特加的可可亞,說這是淋雨後的暖身劑,談笑中,喝下一大杯甜甜辣辣的 文明獻禮,之後那種想吐卻吐不出來的感覺,讓我錯過一餐豐盛的印加米飯,並被列入滴酒不可沾的黑名單中。原本以為會因此大病一場,沒想到隔天,仍然身強體 壯,無任何發病徵兆。

Inca Trail 2 350

      依照慣例,清晨五點,挑夫帶著咖啡與茶敲醒大家,只為在晨曦中看到盼望已久的馬丘比丘。此時已接近印加古道的尾聲,山路較為平緩,短短兩個小時的路程,植被變化從高山林到熱帶林,目不暇接,彷彿置身台灣坪林或北橫山區。這段彎蜒山路將帶領旅者進入馬丘比丘的城市邊緣,些許片瓦殘垣開始出現眼前,直到山脊的最高點,所有旅者在此屏息等待馬丘比丘的出現。隨著旭日的昇起,光影移動,古城逐步現身,在雄偉狀麗的山群襯托下,顯得特別羞澀嬌小,環觀古城的地形地勢,自然天成。

      四天來受盡千辛萬苦,就為這輕易的數分鐘光景,此時有如電影的THE END,氣勢滂薄的交響樂由遠至近響起,愈來愈近。看著馬丘比丘面對初昇的旭日,我們如釋重負。